鹹魚梨

沉迷岐洲匠跟各種小哥哥無法自拔

老娘成年了辣!!!

老娘我今天成年了辣!!!

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!!

我可以光明正大地聊18了哇哈哈哈哈哈!!!!!!!

好了、瘋完來睡覺。

成年後莫名有種空虛感_(:3」∠ )_

2018-07-09

關於戀人 夜朝

  現在是下午五點,是下班放學尖峰時段。

  而某位熱血警察正坐在公園長椅上,手握著一罐熱咖啡,死魚眼般地嘗試找出人潮中的學生、上班族情侶並觀察著他們之間的互動模式。

  他看到了因為天氣寒冷的關係,共同圍著長圍巾的男女學生情侶檔正走在返家的路上;以及一對一個長得較高大的上班族男人,一直向比他矮一點,看起來有點像吉娃娃的男性戀人,撒嬌著說今天要吃炸雞的情侶一同走進超市;還有共同喝著一杯熱可可,一對看起來關係親密到令人懷疑究竟有沒有在交往的好姊妹。

  為什麼朝加圭一郎要在這裡觀察著其他情侶的互動呢?

  那是因為,他已經和夜野魁利交往一個月了。

  雖說是交往但是……圭一郎其實完全不...

2018-05-26

胸部 牧春

  有一件事,其實春田在意很久了。

  

  「春田前輩,可以洗澡了。」

 

  剛洗完澡的牧凌太,穿著著衣服並擦拭著頭髮走到客廳告知著春田。

  「好。」春田看到進到客廳的牧,有點失望地回應了一聲。

 

  為什麼穿著衣服啊?!

 

  是的,春田創一非常在意,牧凌太的胸部。

 

  大概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吧。

 

  「我說別走啊!」

  那一天,牧打算離開家裡,並搬到武川主任的家中。

  當時的他並未多想,只想著要留住牧,便衝向前抱住了對方。

  結果手就抓到了……牧的胸部。

  這就是一切的起因。

 ...

2018-05-21

身分與誤會 夜朝

  夜野魁利討厭那個男警察。

  

  「無論你們有什麼理由藉口,從你們選擇當快盜這手段的開始,你們就已經犯下錯誤了。」

 

  他到底懂什麼?

  什麼都不懂,就把話說得那麼死,到底憑什麼?

  這種事……我當然知道,但我有什麼辦法?

 

  被戳中痛楚的金髮青年,異常地失去了自己以往的冷靜。

 

  「我們也是因為別無他法才成為快盜的,我管他到底正不正確的!」

 

  儘管理解那熱血警察說的話並沒有錯,雖然還是想要反駁,但自己卻說不出什麼有力的言語。

  最後青年像個任性的孩子一樣,放棄聽取與思考所有的『正確』的道理,對眼前...

2018-05-20

失眠 牧春

  牧凌太睜開了眼睛,一臉生無可戀地盯著天花板。

  他失眠了。

  而造成他失眠的罪魁禍首,正躺在自己的身旁。

  

  「啊哈哈……是咖哩……」

 

  這吃貨連作夢都在想吃的啊?

  也不想想到底是誰害得我現在這樣的。

  想是這麼想啦,但牧凌太還是在心中默默地決定,今天的晚餐吃咖哩好了。

  他看向了牆上的掛鐘。

 

  -凌晨三點。

 

  牧一直告訴著自己,今天還得上班,該睡了。

  但因為枕邊人的呼吸、氣味,都離他如此接近,也都確實地傳達到他的感官之中了。

  所以令他緊張地遲遲無法入眠。

 

  為什麼春...

2018-05-06

缺點 牧春

  跟春田前輩合租已經一個禮拜了。

  一開始只是因為前往公司方便又能節省房租費,才接受春田前輩的邀約的。

  雖然第一天有點後悔就是了,因為……

  春田前輩的生活自理能力真的是超差的啊!!!

  

  抓起了洗衣機內,春田前輩的外套,牧凌太無奈地問:「怎麼會有衛生紙啊…」

  「…抱歉。」

  看著男人一臉茫然地道了歉,牧凌太也懶得罵了,接著將視野轉向了手上的外套繼續頭痛著。

 

  「都幾歲了,吃零食還掉屑到身上。」看著面前這位坐著兩腳椅,搖搖晃晃地把身上的餅乾屑掉到地上,牧凌太不禁翻起了白眼。

  「啊啊,抱歉抱歉。」說完,這個男人居然、居然、居然把衣服上...

2018-04-30

社群軟體 夜朝

  最近的夜野魁利很不尋常。

  他最近居然完全沒有偷懶?!

  雖然這是一件好事,但實在是令初美花太不習慣了。

  短髮少女坐在椅子上,一臉詫異地盯著看起來很高興並正在掃地的金髮青年。

  「最近發生什麼好事了嗎?」

  面對這種不尋常的場面,沉默地洗著碗盤的透真,此時很稀奇地主動關懷別人。

  「秘.密。」而換回來的是金髮青年一臉調皮地故作神祕的回覆。

  「嘛,反正我沒興趣就是了。」雖然嘴上這麼說,但因為長久以來共事而建立起來的默契,透真大概也猜到是什麼事了。

  而在一旁的初美花,雖然能夠聽出兩人之間的話中話,但就是不知道,能讓金髮青年如此開心的事情究竟是什麼。

  ...

2018-04-28

暱稱 夜朝

  「嗯?小圭?!你這樣是不是叫得太親密了?!」

  一大早,穿著西裝的英挺又帥氣的男刑警,就在某家咖啡廳中大呼小叫著。

  「嘛嘛因為你是熟客,所以就叫的親密一點嘛,小.圭~」

  而染著金髮的輕浮青年仍持續地調戲著眼前的熱(笨)血(蛋)男人。

  「不不不,不是這問題吧,我從小到大都還沒被叫過小圭耶。」而這男人依然很執著於青年對於自己的稱呼,走向前慌張地想要讓青年改口。

  「那就讓我當第一位吧,小圭請回位置坐好。」不過…青年無視他的害躁,,將圭一郎推回餐桌後,不斷地小圭小圭地叫著,又向附近的短髮少女下了指令:「來給小圭十人份的午餐吧~」

  說完,旁邊的冷酷男人及甜美少女紛紛...

2018-04-16

巧克力泡芙 夜朝

  今天是情人節。

  在這一天,有一些人會贈送自己心儀的人或戀人,巧克力、賀卡和花等等物品來表示心意,是個充滿粉色泡泡的節日。

  然而這個節日看起來似乎跟朝加圭一郎扯不上邊。

  

  現在是3月14日晚上11點。

  這個時候應該超過下班時間很久了,可是國際特別警察機構的戰力部隊辦公室卻還亮著燈。

  原來是事務過多,所以巡邏連者三人留下來通霄處理事務。

  「真是的,怎麼還有這麼多啊~~~」因為處理了過多的文件而搞得十分疲倦的咲也,不禁趴在桌上哀號著。

  「別抱怨了,任命點處理吧。」而坐在圭一郎身旁的司,現在少見地紮起了馬尾,繼續埋頭於文書作業之中。

  「嗯......

2018-03-11
1 / 5

© 鹹魚梨 | Powered by LOFTER